月份: 2009-09

鼠标不能拖拽

鼠标不能拖拽了 鼠标不能移动复制 鼠标不能拖 鼠标不能拖放 鼠标不能拖拽文件

昨天突然发现鼠标不能拖放了,不论是软件里面拖拽图形,还是系统里面拖拽文件夹,都不能动了,在网上一查,看见高手了,

连续按ESC键 两下,即可解决

呵呵,还以为是什病毒呢,原来虚惊一场,

希望能帮别人解决一下。

?????????????????????????????????????????

解释一下:是ESC键被脏物卡住了,只要按住了ESC键鼠标的拖拽功能便失效了。

作孽

1.以前欠账太多了,现在半夜三更的不睡觉,在家里加班补做以前的工作,这些工作一定不能再拖到明天了。

一日复一日,日子何其多啊!都从年初拖到年尾了,还能再拖下去吗,到时候真的没有脸见人咯!

2.不管到几点,都一定要做完才能睡觉。喝茶吧,可以提神!

========

更新:现在时间凌晨3:48分,工作完成了。
可以听听歌,看看电影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这个可不能迟到的。

病了,重新启航!


1.今天病倒了,浑身发冷,加厚衣服也不行。没有办法,跑被窝里面去了。
2.正好空余半天的时间,把电脑好好的整理了一下,说的是好好整理,其实也就是重新ghost一下而已。
3.真的很羡慕电脑,时间长了,脑袋混沌了,中病毒了,变慢了,变迷糊了,都可以重新安装一次搞定。人就不行了。
4.用今天的时间,好好的整理一下思路,来个变化,就好像脑袋重新被”ghost”了一下。
:A.身体健康,学习跑酷,不要求达到那种效果,但是要跑步,要锻炼身体。每天30个俯卧撑,保证足量。以后加一!每天都是重生

B.工作专心,工作时间内与网络绝缘。每天记录工作时间(以半个小时为单位),晚上整理思路。为工作而工作,没有思路的时候也要工作,一定要坐的下去,钻研的进去。然后再次的目标是提高效率,不要天天的无所事事的呆在电脑前边,应付别人。工作不是做给别人看的,早剃头早凉快。这样就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来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喜欢做的事情。

C.辅助工作,学习GTD,学习NLP。目的都是把工作做的更出色一点!

D.学习口才和英语,老生常谈了,都说了5年了,都没有进步,不要想一口吃成个大胖子,饭要一口一口吃,事情要一步一步做。
每天最少学习半个小时的英语和口才训练!按照既定的计划执行下去。

三年内达到原计划!

5.认真的领悟一下以前收集的文章!不要只是收集整理,目的是要去执行,事情不去做等于什么都没有。

航空母舰重新展帆远航了~~~~

———————————————

PS:凤凰涅磐,浴火重生!
  火凤凰的故乡在埃及,代表凤凰的古老原词是”Fenice”,Fenice原指埃及神话中的不死火鸟,相传这种生长于阿拉伯沙漠中的美丽而孤独的鸟每500年字粉为烬,再从灰烬中重生,循环不已,成为永生。
希望每天的我都在重生,重生,再重生。每天都在修炼在进步,直到永生!

繁忙的一天过去了

1.繁忙的一天过去了,收获不大。注意力不足,好像一天以来一直都没有效率,非常抗拒工作。

2.老婆要上学了,好好的度过明天后天吧。工作的同时也不能忘记家庭。

3.自我提升还是要的。戒烟,锻炼身体,学习英语。

伟大的父爱母爱



那四个唱着人生的精品老男人啊!

superband.jpg
在春晚的压轴时刻意外见到纵贯线的现身,真可谓牛年的第一大惊喜。这四个年龄总和接近200岁的精品老男人的能量超过了任何一种绚烂烟花的威力,在交子之时顷刻间引爆全场,击碎了我对春晚一贯的刻板印象。过了不惑之年、知天命之年,四位优游地玩着乐器的老男人仍然顽强地怀着那份不容粉饰的坚持和激情。看他们的面容,早被时光无情地雕刻过,儿女们也都已长大成人,但听到那句”亲亲我的宝贝”,柔软和温情依旧如故。还有那些抱怨着总也长不大的童年、以及”未满十八岁”的悸动着的爱的初体验,都在瞬间像重新弥合的支离时光碎片,清晰地呈现在我眼前。原来那些音符和词句,一直都是我身体里的成长基因,伴着我一路走来历经风雨却逆向不屈。

 
  春晚上SUPER BAND的最后一首表演歌曲,和谐为《出发》。看和谐版的歌词,以为又是一首安定团结永远向前的”励志歌曲”,没想到豆瓣上的搜索结果却让我惊遇深刻的《亡命之徒》。讽刺的是,和谐掉的说唱部分,正是歌曲的精华,讲的是犯了错的年轻人质疑着信仰和人生,犹豫着是该承受还是路走天涯的逃离。
  ”拥有化为乌有 忘记我们承诺 忘记曾经爱你爱的那么浓
   我不能带你走 我犯了大错 必须一个人走 必须扛下所有罪过
   真理在荒谬被证实以前 都只是暗室里的装饰
   只有当眼前亮起来了以后 才有机会彰显它的价值 不是谁能决定的
   该漫游还是冲刺 我们都在海里 我觉得我们像沙子
   你说的亡命之徒 是不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这样的词句,使我的精神在一片烟花绽放歌舞升平的节日靡靡之音中为之一振。我努力地在脑海中搜寻上一次听过的人生考证之音,却一片惶然没有头绪。除去那些如左小祖咒般昂贵清高内外兼修兽面兽心的行为音乐家,真正常响在我们耳边的旋律除了”我们意气风发地走进新时代”和绞了带似的”就是爱你爱着你”之外,又有多少是在思考着我们当下的生活、为人生的疑惑寻找着出口的呢?这个时代,似乎人人都困惑、人人都郁闷,可是主流的大众音乐却缺乏对问题的探究与思索。日子也并不如以往好过,开放时的挑战比封闭时平稳的物质匮乏更加艰难。但是我们听的音乐却越发甜腻细致,好像我们真的走向光明精神超脱衣食无忧了似的。
  这便是我们的音乐犬儒主义时代。风花雪月充塞视听,对现实的困惑鲜闻寡问。歌曲的旋律占据着主要位置,而歌词到底在说什么已经不那么重要–它的目的是创造一种意境。因此各大电视台才会制造出那么多以”记歌词”为主旨的歌唱比赛,帮助爱发言却不知该如何发言的现代人纠正着自己的集体性失语。
  所以,当我看到那四个精品老男人站在台上唱着自己那接近200岁却仍没有答案的人生思索的时候,感受到的不仅仅是那种岁月历练后的激情,还有他们的坚持和一如继往的独立–不是叫嚣着生活有多么乏善可陈,而是告诉你:也许今天是个合适的日子,让我们用各自舒服的姿势,给人生一份答辩词。也许时值百花齐放的今日,一家之音已经无法轻易扭转一个时代的弊端,但他们还是来了。唱着新时代的天涯故事,带着掷地有声的宣言:要搞非常之建设,先搞非常之破坏。
  不破不立需要更大的勇气。
亡命之徒
=================更新
网络上能够找到的纵贯线最清的演唱会(台北的)

网络上能够找到的纵贯线最长的演唱会(不清晰,北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