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社会是一个大厕所

大学即将毕业,三位学生分别去给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辞行,不约而同地讲了自己的困惑:假如在未来的就业中遇到不适应的环境该怎么办?

老教授没有正面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是给他们提了一个问:有一只迷路的蜜蜂不小心撞入了厕所,你知道,这本不是它应该去的地方,在厕所里,蜜蜂很痛苦,面对恶臭的空气和粪便以及无所不在的苍蝇,它无时无刻不在挣扎着寻找离开的方法,而离开的可能性之小,也是超出想象的,只有万分之一的把握,因为所有出口都布满了足以致命的蜘蛛网。在这样的情况下,假如你是那只蜜蜂,你会选择以下的哪种方式来应对?

A、坚决拒绝认同自己所处的恶劣环境,以九死一生的勇气去面对几乎渺茫的希望,甚至不惜挣扎得肢残体破也要飞出去,到自己应该去的花园中,尽管逃出去之后,也不一定能够找到花园。

B、对自己所处的恶劣环境进行冷静的评估和分析,计算出自己逃出去的几率如何?在清醒地明白自己逃出去与活下来之间的代价不成比例后,决定接受现实,尽管如此,你很清醒地知道你是蜜蜂而不是苍蝇和蛆,你每天要做的,除了让自己活下来之外,更多的则是和自己内心的坚持做斗争。内心的声音无时不在告诉你,你是一只蜜蜂,生活在厕所中是无奈而不情愿的事,我逃不出去,但有逃的愿望。虽然这愿意除了让你内心更痛苦之外,再无别的价值。

C、在经历了痛苦的挣扎和对环境的冷静评估之后,你发现逃出去很渺茫,而挣扎除了让自己身心受折磨之外便再无别的意义,于是选择了对现实的认同,从心灵深处,将自己先前作为蜜蜂时树立起的世界观彻底放弃,而选择更接近现实的审美观,让自己放弃鲜花是香的而屎是臭的;蜜蜂是可爱的而苍蝇是讨厌的之类的既成观念。学习与苍蝇为伍,把粪便当成美食,由最初的不适应到逐步适应,最终发展为爱之若狂。最后,干脆和苍蝇小姐结了婚,在厕所的一角筑下一个爱巢,生下一大堆蛆虫,在食之不尽的粪便中度过并不太长的一生。

因为是个游戏题,三个同学心无顾忌地做出了自己觉得合适的答案。老教授用信封将它装了,封存起来,放入到一个装满了各种相同信封的箱子中。

多年后,在一次校庆聚会上,老教授又遇到这三个同学,聊起了近况,也聊起了那次游戏。

老教授说:在我看你们的答案之前,请你们先告诉我你现在在干什么?

学生甲答:我在一家私立学校当外语老师,这是我留学回来之后干的第八个工作,我一直在寻找和适应当中,但总觉得无所适从。

学生乙答:我在一个局级机关里当小科长,每天被一些我聊杂事和人事争端搅得不胜其烦,苦恼得很。

学生丙答:我在一家国企当老总,小小挣了些钱,日子还算可以,几乎没有不适应的感觉。如果说有,那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老教授笑着说:不用再看,我也知道你们当年选择的答案了。在此之前我已连续做了十年实验,基本上没什么出入,小蜜蜂们,你们的生活状态,直接决定于你对现实这个大厕所的态度。

三个同学有些不信,纷纷要求印证。
老教授指着他们三个说:你们甲、乙、丙三个同学分别选的是A、B、C。

打开箱子,取出当年封好的信封拆开印证,果然。

作者:曾颖

——————————
反过来想想,我是想要A呢,还是B或者C ?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